庆宁大山竹

#咸鱼的回归#
#刀比天高糖比纸薄#

#小怪兽&Sakura#

      “哥哥,起来啦”
      “哥哥,这边的游戏已经结束了啊,可以起来吃饭啦。”
      “哇哥哥,我这么可爱你不睁开眼睛看看我的吗?”
      “闭嘴……”路明非觉得脑袋疼得快要裂开,任凭小魔鬼千呼万唤也不理他。“哥哥……”小魔鬼的表情委屈极了,眼睛眨了两下要挤出几点眼泪“哥哥,你看我都帮你把那个东西弄死了,你就不感谢我的吗。”
       感谢,感谢个毛!那是老子付了命的!路明非在心里无力的骂着。
      “但是哥哥,这次的生意不是很令人满意啊。”小魔鬼叹了口气,“抱歉哦,你的女孩还是死了。”
       路明非的眉头突然紧紧锁死在一起,额头上的青筋也跳了出来。他窜起来一把攥住小魔鬼的领子“你大爷的!别给我提这事!”他眼中的金黄色突然开始泛滥“再说一次我就杀了你!”
       路鸣泽看着暴怒的路明非,“哥哥,你怎么能杀了我呢?我可是你唯一的亲人了啊。”他的眼神泛着一层灰色,不是恐惧也不是怨恨,而是,怜悯。
      “哥哥,你在恨自己的无力吗?为什么不够强没有保护那个女孩呢?为什么没有及时答应与我的交易去灭掉那个渣子呢?”路鸣泽轻声细语的说着,“还是在怨恨自己这么废柴,让这个女孩在绝望里死去呢?”     
       路明非眼中的金黄色一点点的熄灭了,手慢慢松开,头也慢慢垂了下去,恢复了之前的姿势,蜷缩在地上。
       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铺满了一层厚厚的樱花瓣,粉色的,软软的。路鸣泽抓起一把,那些花瓣在他手中突然变成了炫目的红色,有了鲜血一样的质感,一滴一滴的滴落,滴在路明非的脸上。
      “哥哥,如果我有一次让她复活的机会,你愿意使用吗?”路鸣泽的声音很轻很缓。他像个要糖的小孩子一样趴在路明非身边,“只有一次机会哦,可以让她复活。哥哥你愿意吗?”
       路明非把脸埋在臂弯里“代价是什么?四分之一的命吗?”
      “不不,这回是vip客户专属活动,不需要任何代价。”路鸣泽定定的看着蜷成一团的路明非,“就是时间只有一天。一天之后,她还会死去,不过不会是这么恶心的死法了。”
       恶心的死法……路明非心里一阵疼痛。怎么选?复活,可还是会死去。不复活,他突然想起高天原里飘飞的樱花鞭炮的纸屑,眼前一片模糊,泪水溢了出来。
      “复活。”路明非的声音很小,眼泪却砸在樱花瓣上。
      “唉……”小魔鬼扬起一把花瓣“哥哥,这vip服务这么超值,你就别哭了。等会儿被小姑娘看见,多不好意思啊……”

       路明非感觉有人在戳他,还伴随着吱呀吱呀的声音。“卧槽路鸣泽你就不能让我再伤心会儿。”他有些烦躁的伸手想拨开戳他的东西,然而当手指触碰的瞬间,他愣住了。
       这个……好像是一只橡皮鸭。
       他抬起头,看着身边熟悉的巫女裙裙摆,一点一点抬头往上看过去,酒红色的头发披散下来,掩住了深玫红色的眼瞳。皮肤依然很白很细腻,好像有阳光在上面跳舞。
       一个小本子递到路明非面前,铅笔字很清晰很熟悉,
      “Sakura,不要哭。”
       路明非瞬间死机呆滞,重启之后立刻明白这就是绘梨衣,路鸣泽那个魔鬼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把她从地狱里又捞了出来。卧槽这也太厉害了吧!如此良辰美景复活大节老子是不是该吟诗一首以表示我神眷之樱花内心的波澜壮阔歌舞升平啊!
       路明非的内心os已经泛滥成了汪洋大海,但是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怕这又是小魔鬼骗人的技俩,他怕他一说出话,绘梨衣又会在他面前一点一点的枯萎下去,最后消失,成为灰烬。
       他就这样愣愣的站着,不知道做什么也不敢有所动作。绘梨衣也安静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绘梨衣松手扔掉了橡皮鸭,抓着路明非的头发各种揉,揉出一头乱蓬蓬的呆毛之后满意的看着他,笑了。
       路明非低下头,看着快被樱花瓣盖起来的小黄鸭,脸上浮现起一层模糊的微笑。他抬起头,说:“我没有哭。今天想去哪里玩,我带你去。”
       绘梨衣的肩头浮动着一个倒计时,现在是23:57:32。路明非揽着绘梨衣的肩膀,把她抱在怀里。
      
     
       摩天轮一点一点的爬上最高处,女孩咬了一口手里的棉花糖,在嘴边沾了两绺,她用手小心翼翼的摸着,兴奋的指给对面的男孩看,男孩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顺手也揪了一点棉花糖,沾在自己的嘴角上。
      “下一站去哪里?”男孩在本子上无声的写着。
       “东京爱情故事。”女孩想了想,铅笔认真的写下,然后偏着头仔细的看着男孩。
       男孩扶着女孩走出摩天轮的车厢,打了个清脆的响指,一瞬间,他们已经置身在了梅津寺町青翠的树下。
       他们这一次没有赶时间,他们光顾了每一家小店。女孩手里多了一条蓝白色蜡染的方巾,男孩手里多了一篮子和果子,饭团之类的小食。他们正好赶上最后一班登山电车,空荡荡的车厢里只有他们两名乘客。女孩把头探出窗外,伸出手拂过路边的花草树叶。那些花叶向后散去,她的目光却也一直落在它们身上,不愿意离开。
       他们来到了山顶,在一处山崖上坐下,看着海水被夕阳染成红色,又撞碎在黑色的崖壁上。女孩用铅笔指着远处,一点点认真的写着,像是个努力完成作业的乖学生,“山崖下方就是梅津寺町,稍远处的是山前町、月下城町和松隆町。”
      “对不对?”她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男孩,又有一些小小的得意。“对,绘梨衣很厉害。”男孩微笑着,伸出的手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一点点圈住女孩,像圈住一只随时会溜走的小猫。
      “Sakura,很温柔。”
       又一次日落,海面变成温暖的橘红色,缓缓荡漾着。路明非搂着绘梨衣,此情此景他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比如感慨一下人生,讨论讨论世界的格局宇宙的大小,即使是满嘴扯烂话绘梨衣也会认真的听。但是他又不知道说什么,他只是一直抚着绘梨衣的肩膀。
       一片和蔼的暖红色中,那个红色的倒计时依然那么扎眼。
       00:05:30
       绘梨衣乖巧的蜷缩在路明非怀里,眼睛看着海面上的落日。她眼里好像是有光,伴随着落日的下沉在跳动。
       路明非也看着落日,但他现在无比焦灼,上回他带着绘梨衣来,是给她带来了一场逃亡,这回坐在山崖上,等待的是一场死亡的赴约。
       他突然觉得很后悔,不应该选择复活。复活能怎么样,不是依旧会死掉。卧槽怎么总是死掉啊,给个大团圆结局不行的吗!从此巨龙公主在骑士路明非的守护下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不行吗!
       一早注定的结局,再多的吐槽也无法延缓一秒的时间。
       还有一点点,太阳就要完全浸没在大海里了。绘梨衣一直握着路明非的手,她的手温暖,柔软。她又看了一眼海面,拿出小本子,在上面写着。
       “Sakura,谢谢你今天带我玩,我很开心。我知道世界很大,我所见到的很少。但是因为有Sakura在,Sakura很温柔,所以世界也一定很温柔。Sakura,最好了。”
        她把这一页纸翻过去,在另一页纸正用很大很大的字写什么时,好像感觉到,路明非搂着自己的手越收越紧。她抬头,看到路明非脸色苍白。
        绘梨衣有些惊恐,她不知道路明非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她愣了一会儿,小心的伸出手,放在路明非头上,然后,开始揉。把路明非的头发揉的乱蓬蓬的像个鸡窝后,看了两眼,好像不太满意,又把其中的两绺头发往外面揪了揪。
        最后一点太阳已经被大海咽下去了。
        绘梨衣看着自己的作品,一点一点的向路明非挪去,想再近一点。路明非看着她肩头的倒计时已经到了最后几秒,轻轻闭上双眼。
        一阵海风吹过,樱花把路明非淹没。
       
       ただひとつだけ 确かな今を
       そっと抱きしめていた
      
       那个本子,最后一页写着“Sakura&绘”,没有写完,“绘”字的最后一点拉的好长好长,像一个永远不会愈合的伤疤。

评论

热度(2)